主页 > E最生活 >10大杰青候选人黄家和‧假日返乡捧麵‧大状议员变店小二 >

10大杰青候选人黄家和‧假日返乡捧麵‧大状议员变店小二

2020-08-07

10大杰青候选人黄家和‧假日返乡捧麵‧大状议员变店小二(霹雳‧美罗27日讯)受提名角逐大马10大杰出青年的桂和区州议员兼律师黄家和,平日都是以西装笔挺的专业形象亮相,但他每次假日返乡后,却会马上换穿短裤和拖鞋,然后在脖子绕上一条白色毛巾,由“大状”摇身变成“店小二”,在父母经营的麵档端麵招待食客,为食客端上热腾腾的鱼丸麵。年仅30岁的黄家和,一人身兼人民代议士和执业律师二职之余,同时也担任行动党霹州宣传秘书,霹州社青团团长和全国副总团长,集多重身份于一身,或许正因为他倾全力于服务及专业工作,所以才被推荐竞逐2010年十大杰出青年奖法律政治组。点餐有助记忆练就辩才提起他那鲜为人知的“店小二”身份时,他打趣地形容,他是麵档的义务“小伙计”,逢假日必穿梭在食客之间端麵收碗。黄家和的童年也是在妈妈冯洁英设于美罗巴剎的麵档中打转度过,他不但协助妈妈端麵,还一手包办收钱和点餐的“任务”,而他也由此练就辩才、超强记忆力,以及过人的心算法。“我每次回家帮忙家人看顾麵档时,也会兼当小伙计,为食客端上鱼丸粉、收钱和收拾桌子,闲暇时,我也会食客聊聊天,其实这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也是我难得与家人共聚天伦乐的美好时光。”“做人不怕辛苦。如果没有这种生活磨练,应该不会有今天的我。”黄家和接受《》访问时,语重心长的以个人的历练来鼓励时下青年。食客眼中敬老友善孝子黄家和的59岁父亲黄国凌和58岁母亲冯洁英在美罗巴剎经营麵档已有34年,他们自製的鱼丸、猪肉丸、腐皮、酿料和咖哩生猪肉驰名美罗,受到当地食客欢迎。黄家和的哥哥黄家荣及姐姐黄诗韵目前分别在新加坡和吉隆坡谋生,虽然3人分处3地,但适逢假日,他们都会抽空返回美罗当麵档“助手”。“光顾麵档的多是老顾客,每当他们看到我现身端麵,都会取笑我放着律师和州议员不当,宁愿回乡‘捧粉’(广东话,端麵之意)。”也有食客取笑他:“哗,律师议员‘捧粉’给我,会不会收贵一点呀?”虽然搞到黄家和很尴尬,但却感觉很温馨。无论食客的话题是围绕在政治或闲话家常方面,黄家和都会停下来和他们聊几句,所以,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食客,对他的印象就是“敬老、友善和孝顺的孩子”。照顾选区回乡次数渐少黄家和披露,麵档最忙碌的时刻就是华人新年,因为许多游子都会回乡过年,因此,他们三姐弟也一定回到麵档帮忙。“除了回家过年,我和兄姐也希望趁着这个机会陪伴父母,减轻父母担子。”“我以前在回教大学修读法律时,每逢週五一定回到家看顾麵档,直到週日才回到首都;现在出来社会工作,投身政治和打理律师楼,大概两三星期才回家一趟。”黄家和提到,他于平日忙于处理律师楼的事务,还要照顾选区,连週末都会巡视选区以了解民生和接受投诉,故回家乡看顾麵档的次数越来越少。由于麵档人手不足,黄家和的父母也聘请了2名中年妇女在麵档帮忙,至于黄家和开设幼稚园的小姨冯洁莹(52岁)则会在週日到来麵档帮忙。五六岁起帮忙父母卖麵黄家和五六岁起就开始到父母经营的麵档帮忙,唸中学期间,每当学校老师前来光顾时,他都会因害怕被老师发现,而和姐姐躲到麵档后面,直到老师吃完早餐离开,他们才“重现”麵档。和食客打交道筹竞选金他说,他和姐姐为了到麵档帮忙,在华人新年期间忙得透不过气,甚至没有上学。有不熟悉黄家和的选民在麵档碰到他时,窃窃私语说:“这个捧麵的长得很像黄家和。”即使黄家和闻言后上前直认他就是“本尊”时,但对方还是不相信。黄家和不讳言,如果他不是经常在麵档和食客打交道,恐怕就无法在308大选代表行动党出征时,筹得足够的竞选基金。“父母支持我参选,他们除了赞助我一些竞选经费,也特地撇下麵档生意一週,以实际行动到怡保为我拉票。”帮忙卖麵体会小贩苦处黄家和的母亲冯洁英自小就把自己的经历作为儿子的借镜,并勉励黄家和用功读书,将来出人头地。“我时常告诉他,如果你不努力读书,以后你就会好像我们这样吃苦了。”她说,黄家和经常到麵档帮忙,也让他深深体会到当小贩的苦处。“家和自小就很聪明,我还记得,曾有长辈以‘不读书就当垃圾佬’的俗话教训懒惰的孩子,家和听到后竟反驳:‘我不要当垃圾佬,我要驾垃圾车。’”让长辈闻言哭笑不得。父母为其成就欣慰开心“每次我们叫他帮忙拿东西时,鬼马的他就会说自己是小叮噹,因为小叮噹圆圆的双手无法拿东西。”父母看到黄家和目前的成就,都感到非常欣慰和开心。冯洁英披露,她和丈夫每天凌晨2点就起身準备麵档的工作,每天晚上8点就入睡,以前孩子还小的时候,他们都会抽出至少2个小时陪孩子温习功课。冯洁英自小就跟随现年101岁的父亲冯广苏开设麵档和打理茶水生意,现在她接手了父亲的麵档,其弟弟冯亮锦(55岁)则接手父亲的茶档。一人一句他是美罗之光◆何清华(58岁/商人)以前我称呼黄家和为“家和”,现在他当州议员,我改称他为“YB”。黄家和身为州议员和律师,我们看到他目前的成就,觉得他是“美罗之光”。看着阿和长大◆廖亚伍(60岁/退休人士)我经常前来光顾,也看着黄家和长大,每次我来到麵档就会称呼黄家和为“阿和”,他也没有介意我不称呼他为“YB”。孝心加分不少◆丘沐森(63岁/跌打医师)黄家和不时到麵档帮忙,这份孝心的确替他加分不少,食客都没有把他当成是一名律师或州议员,只是当黄家和是老朋友的儿子般看待。‧2010.11.2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