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最生活 >体验大自然美环境教育灌输孩子环保 >

体验大自然美环境教育灌输孩子环保

2020-06-17

体验大自然美环境教育灌输孩子环保体验大自然美环境教育灌输孩子环保体验大自然美环境教育灌输孩子环保体验大自然美环境教育灌输孩子环保体验大自然美环境教育灌输孩子环保

在经济及科技快速发展的环境下,人们短视的追求自身的利益,无视对环境所造成破坏,甚至最终伤害了自己而不自知。

“环境教育”(environmental education)让孩子们回归自然,在环境中学习、激发好奇心及释放天性,除了让参与者提高公民意识,也可培育孩童成为有环境价值观的人,以便日后成为爱护环境的一份子。

在外国如日本与韩国,孩童从小就被灌输保护环境的重要性,教导和学习打扫及做家务,并培养成习惯,惟我国环境教育尚不普及,关于将环境教育定为中小学独立科目,目前也只停留在讨论阶段。

实地考察认识社区

社区文化教育组织Arts-ED进行了非常多项活动,其中包括“我的浮罗山背”、“吉灵万山废料调查员”、“我的双溪槟榔”,“Food Project”等,透过实地考察、收集资料、分析以及提供解决方案,然后呈现作品,让青少年深一层的认识自己的社区。

她说,人的介入、行为和活动,会产生很多不同后果,例如双溪槟榔人民组屋,透过教育可让他们知道自己其实是组屋高空抛物的安全及卫生问题的“贡献者”。

“另外,巴剎是人们生活的据点,拥有最基本的食材,以及整个‘生态’和运作系统,我们带领学生到巴剎考察,透过访问当地小贩,知道鱼或肉从哪儿来,最后到哪里去,然后巴剎废料处理过程等。”

她说,从活动中参与者可观察人们如何掌握、运用到管理整个资源的过程,进而打开看待周遭事物的眼光。

电子科技佔据孩子时间

提起童年,你首先会想起的是什幺呢?老一辈的人或许会忆起在池塘边抓鱼、爬树、跳格子或草场上跳橡皮筋,而现代的孩子拥有的却是电子游戏机、手机或iPad。随着城市化的发展,电子科技及智能玩具佔据了现代孩子们大部分的时间,越来越少孩子愿意到户外玩耍,进一步认识与了解自身所居住的环境。

升旗山The Habitat环境教育执行员陈凯俐(37岁)说,所有关于环境的一切都是属于环境教育的一环,环境教育主要是希望可以启发孩童,将自然和环境融入生活中。

她说,现代的孩子都是从网络或课本上获取知识,所读的知识都是“死的”,一些学生甚至只是为了应付考试而死记硬背。

“例如生物课上所学到的关于生物的知识,但或许他们连真正的蚯蚓都没看过呢?所以自然教育就是希望他们可以有一个实际体验。”

设计各年龄层教育方案

已经从事环境教育工作有一年多的她说,The Habitat为不同年龄层的孩童与青少年设计了不同的环境教育方案,其中4到5岁的孩童在探索过程中,会发现不同的动物和植物,包括大黑松树、眼镜食叶猴,长尾猕猴、蜘蛛,羊齿植物及各类植物和花草等。 

“透过亲身接触大自然体验,我们会鼓励孩子们用适当的词汇来描述他们感官体验,并让他们了解动物在雨林中生存的基本需求。”

她说,在带领孩子们进入森林探索时,可让他们了解整个自然环境的生态系统,每一个生物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们如何互相合作,以维持整个生态系统。

“每个动物和植物都扮演者它们自己的角色,而孩子们在探索自然后,就会更了解及喜欢自然,自然而然就会意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

文化艺术培养感受力

环境教育除了自然教育,文化与社区也是不容忽视的一块,透过社区和文化艺术的教育,以文化艺术基础,来培养孩子们的创意及对环境的感受力,启发他们对于社区的认识和关心。

社区文化教育组织Arts-ED高级经理曾玉萍(37岁)说,环境教育不仅局限于大自然,从自己周遭的环境,社区文化和艺术来认识“环境”的重要性,也是环境教育的一环。

“成长在温室里的小孩吃过鸡肉鱼肉和蔬菜,却没见过农夫和渔民,也不知道食物从哪儿来,分不清五穀,辨不清花草,甚至吃完的食物和废料最后会去哪,也不知晓。”

“现代人很多就连自己的邻居都不认识,因此“认识自己地方”并具有地方感(Sense of place),是非常重要的。”

她说,带领孩子们认识一个地方,必须走入社区,以实践的方式去进行,让孩子透过探索、访问以及成果呈现的方式,才能打破他们对于社区的隔阂。

环境教育训练观察能力

由于科技的发达及资讯的爆炸,比起早期的小孩,现代的小孩接收的资讯及知识更多,陈凯俐说,因为网络发达的关係,现代小孩确实非常聪明伶俐,懂得的事物也非常多,而环境教育,有助于训练孩子们的观察能力,

“我们不会直接告诉孩子们答案,就是要他们透过观察和发现,来探索答案,惟相较于国际学校,本地学校的孩子们会比较安静,不太会发问和表达自己。”

她说,现代的孩子太过习惯人家给予答案,一遇到问题也是上“谷歌”搜索答案,失去与环境的互动与感受。

“相较于国际学校,本地学校碍于资金和安全问题,较少参与环境教育的活动,而自然教育,也只是校方教学的一个辅助和启发性的教育活动。”

户外活动学习大自然

基于各种原因,孩子们的户外活动时间也一再缩减,例如避免学生在户外活动中受到伤害,学业考试压力,资金问题等等,而他们只能从书本获得关于自然知识,而不是直接去听、去看、去嗅、触摸大自然一草一木、一花一树。

陈凯俐透露,在大约半天时间的自然教育中,参与者的孩童和学生会被要求玩小游戏或者亲自动手以了解生物的多样性,包括挖掘泥土等,透过轻鬆的方式来达到资讯传递的效果,而不是如课堂上老师讲,学生听的方式。

“城市的学生完全没有这样的经历,当他们看到水蛭或各种昆虫时,他们会怕得呱呱叫,有些甚至会觉得不习惯、噁心或抗拒,不过尝试过后他们都可以接受大自然。”

曾玉萍:学生缺乏亲身体验

社区文化教育组织Arts-ED近期进行“粮食计划”(Food Project)项目,围绕着槟城小印度社区并以“米饭”为主题,让学生们去访问当地餐馆及小贩,有无面临浪费食物,以及如何处理隔夜饭的情况。

已从事社区文化教育约有13年经验的曾玉萍说,现在的学生缺乏亲身体验及去寻找答案,因为他们已经被习惯给予答案。

“若没有亲身去体验,学生不会发觉问题所在,也不会给予“解决方案”,当他们对社区有触感时,对环境的感受和认同就会有所不同。”她说,现代人和机器互动太多,在学校也只是老师讲学生听,所以人与环境的互动很重要,例如学生们在探索“米饭”的过程,会了解浪费的态度,各族同胞如何为了避免浪费把饭製作成另一道佳餚,以及浪费所造成的环境污染等问题。

“环境教育是提倡走出课室,然后再将外面所学,运用会生活之中,我当然可以将两天的课程变成Power Point讲解,但是整个学习的过程就不会让学生留下深刻印象。”

关键字: 体验大自然美孩子环保


上一篇:
下一篇: